2012/11/2


这是到杭州的第一天,半夜两点多钟!我在昨天短信咨询了志愿者,她回复说中午12点前入住要多付一天的宿费。所以我们决定找一个便宜的旅店将就一晚。

不料火车站附近的汉庭如家都没房间了,只好在街上溜达,最终在一个拐角里找到了一个简陋的小旅店。单间88,双人标间120。图中是我还有我队员们的房间。

2012年杭州赛区,到杭州第一天所住的小旅店。这是我住的房间。

我的队员曹振海和刘亚鲁住的房间

住宿条件虽然一般,但是比起硬卧那也是强太多了。洗个澡就赶紧入睡了。

到了白天,我们按照之前志愿者的描述,回到火车站去左k525路,坐了大概一个小时。从市区开到一片平房的郊区,再到开发区。最终在一号大街四号路口下车,到了赛区指定宾馆-铂宫酒店。

2012杭州赛区。铂宫酒店,我和盛老师住的房间。

在一楼的酒店大厅简单的办理的入住手续,迫不及待的想见识下所为四星级标准。别说,条件还真不错。左图中是我和盛老师一起住的房间,他在我们到酒店不久后也赶到了,因为杭州的单人住宿费超标,他在上个赛区金华多待了几天,也是今天刚到杭州。

到了晚上,我们队员曹振海以及刘亚鲁用上个赛区的题简单进行了下磨合,感觉还不错,评感觉对拿奖有些把握。加之我们队人手一本《ACM亚洲区预选赛真题题解》,对pku的出题难度有些许的了解。对于pku出题的赛区,基本可以保证拿下比较简单的四五道题。

由于舟车劳顿,我们没有花费完整的五个小时进行训练,大概三个小时左右就喊停了,因为今天折腾得实在太累。回到房间,倒头就睡。要能就这样休息几天缓缓精神再睡多好,羡慕那些有学校支持坐飞机到处参赛的学生,学校大方连参赛学生的腰板都挺得硬。

2012/11/3


狗牌背面的日程表显示今天被安排的比较满。上午杭州理工要安排开幕式以及技术讲座,下午有两个小时的热身赛。

早上8点,杭州理工派来巴士接我们去校区。司机误以为我们是参加运动会的,把车停在了杭州理工的露天球场旁,当有学生指出要去会场时,被其不耐烦的拒绝,以距离近为由让我们自己步行去会场。在不知方向的某队人的带领下,一车人绕了几个圈圈找到了会场。

会场外有一个两米左右高的校徽墙,这也算是ACM比赛的惯例吧。把各个参赛学校的校徽印在上面,供人拍照留念。起初盛老师要求我们一起去校徽墙前面合个影,但看到那么多学生在拍校徽墙,就没太好意思。其他队伍也比较扭捏,后来在某知名学校起头后,现场的队伍也开始争相在墙前留影。

看着别的学校动辄三四个队伍一起留影,心里真不是滋味。队伍多的学校的学生的精神状态也好,一看就是搭飞机来的。这年头,自己学校没两个以上队伍参赛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搭话。

开幕式没什么意思,就是杭州理工的学校领导讲话而已。到了技术讲座,我跟曹振海和刘亚鲁说要仔细听下,因为技术讲座的内容可能被当做题目背景,这种情况下熟悉技术讲座的内容可以降低读题压力。虽然pku出题习惯一贯不是如此,但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技术讲座开始前,盛老师让我跟他上楼去参加抽签,见识见识教练的活动。我也发现,很多队伍都是学生代替老师参与抽签。座位抽到了22号(记不太清了),左面挨着一支清华的队伍,我不由得联想到了ACrush。要是身边有只蹭蹭冒气球的队伍,换谁都会增加些心理压力。

左图是抽签时桌子上摆着的资料。看了看获奖队伍数14+28+43==85,心理算计了下,铜奖区应该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

中午在杭州理工的食堂就餐,这食堂建在杭州理工校外,学生就餐需要经过一个双车道。这里要攒一下杭州理工学生的素质,就算没车通过时,人行道两旁的学生也会安心等交通灯,不会出现凑够一撮就走的现象。

我们的午餐是评餐劵领的,不得不说,这供应的饭菜质量真心不高,我想杭州理工的学生平时吃的一定不是这些。

下午两点开始了热身赛。在开赛前我就开始例行唠叨“只是热身赛,不用紧张…”。我希望能通过这种反复口头强调的方式减轻队员们的赛前压力,个人认为一个轻松的心理环境对我们这个缺乏大赛经验且面临退役的队伍来说非常重要。亚洲区对我来说是第二次,但对我的队员们来说是第一次。况且我的初次亚洲区-2011年上海赛区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那时候我以菜鸟身份跟随学校里的牛人打铁归来,今年我带队期望能以一个亚洲区奖牌来为ACM生涯作结。口头上跟队员们说不需要紧张,不需要压力,实际上我比谁都紧张,我比谁都有压力,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热身赛我们只做出了一道题,有一道比较麻烦的水题没等我写完就结束了。看看了周围,包括那个清华队在内,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心里稍微踏实了些。

比赛结束后,又忍耐了一顿食堂晚餐,接着我们漫步杭州理工的校园等待学校雇的巴士接我们回酒店。

右图是东哥在操场边上的自动售货机上收到的假币。

2012/11/4


早上不慌不忙地去吃酒店供应的自助早餐。完事后东哥说他肚子有些不舒服,要回房间蹲厕所去,我和曹振海先行搭上杭州理工雇佣的巴士,上车发现不好,这司机还是昨天那货!心想这次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果不其然,这货貌没从指定校门过去,被保安拦住,他和保安一堆废话过后,又决定让我们这一车人步行…。还好这回大家都熟悉杭州理工的地形了,很快与参赛的大部队会合了。此时,我们发现东哥早就到了,尼玛他们的公交从另一个门直接开进来的!

在赛场外等待入场时的时间也是异常的漫长,我们队之间也没什么话,心里也比较紧张。这时身边有一个队伍集体发出的爽朗的笑声,东哥应声向那边望去,他认出其中一人是陈立杰。我以前看过一篇后缀自动机的资料,貌似是这人写的,好像还是高中生。曹振海也抛去羡慕的目光,他和东哥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无声膜拜状态。我心想这成何体统,堂堂大学生赛前羡慕人家高中生,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我故意把目光放在空无一物的相反方向。不知道在外人眼里我们是什么形象,一个一言不发的队伍,队员们朝不同方向发愣,是不是很囧。

没过多久进场了,坐在座位上我又开始跟他们磨叨“不用紧张…”,不过这次比赛开始时我们还真表现得挺平静。一方面原因是我们还算比较自信,另一方面可能也有我长期磨叨的原因吧,可能吗?

打开题册,发现每道题都没有时间限制、内存限制的说明,很多题连数据范围都不给。我简单看了下A题,觉得是双向队列模拟,决定上去敲。不过这模拟起来也挺麻烦,我们决定先弄其他更简单的题,在其他队员看题的间隙,我来敲A题。很快,我们队的曹振海和刘亚鲁配合快速出了三道较简单的题,此时排名也很靠前,我的A题也快写完了,我们此刻相信自己绝对能拿奖。但也就在我们沉浸在榜单中尽情意淫时,东哥发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尼玛A题怎么没人做啊,连提交都没!

A题怎么会没人做?现场高手那么多,会怕一个模拟?还是说这货不是模拟这么简单?在我们之前出题的时候,志愿者给每个队送来两张纸,算是补充题册,上面更正了四道题的题面错误。在这两张纸发下来的时候我们队每个人都过目了,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注意到它上面补充了A题缺失的数据范围,但也没太放在心上。但发现没人做A题之后,我又仔细看了看这补充的题面,发现数据范围很大,模拟一定得超时!

此时我心里这个恨呐!话说题册连个时间限制也不给,我们自己猜也就算了,尼玛数据范围也不给,拿张破纸来补充,你要是早在题册上印上数据范围我能把它当模拟题吗!不过好在我们队其他人的努力还都没白费,我们的排名还是不错的。况且身边那个清华的队伍出题也一直比我们慢很多,我们对自己还是信心满满的。

接着东哥跟我说,J题很简单,数据范围也不大,暴搜差不多就能过。搜索我擅长啊,这个绝对擅长啊,看了看board,现场过J题的队伍也不少。上去三下五除二,一气呵成敲完,试试测试数据,不对…。我找了半天没明白错在哪,东哥说他知道我的错误,但说不太明白,曹振海则表示他看不懂我的代码,但是有他自己的思路。考虑到东哥手慢,我决定让曹振海上去实现他的思路,我给他讲了讲我代码里各个函数的作用,让他不用再全部重敲一遍。简单测试了一下数据,全过。交上去WA…。这之后直到比赛结束前几分钟东哥发现题面陷阱时,我们都是在找bug,我不想用太多话语描述这段时间,右面是在acmicpc.info上找到的排名升降图,相信只要看到它,谁都会体会到我们的心情。在比赛结束前的10分钟左右,我们队经过了16次提交,终于AC了此题。不过颓势难转,奖是没了。

比赛结束后,我们每个人都蔫头耷脑,这是一场集合了我们兴奋与消沉的比赛,只可惜是兴奋在前,消沉在后。比赛结束后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刚开始写的那个代码为何连测试数据都过不了。不论是作为队伍里最熟悉各种搜索题型的队员,还是对内最先敲这道题的人,我都应该对这个16次提交-全场最高单题提交记录负起责任,更何况我还是队长。J题的AC对我们的排名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我们前三题的罚时很小,在3题队伍中排名非常靠前,但J题的罚时如此之大,就算通过了也是4题队伍中的后几名。

赛后想想,如果真能让队伍调整心态,快速做出B题,在4题队伍中抢得一个好位置,或许还能拿奖。但真这么简单吗?心态这么好调整吗?J题的16次提交里每一次都是充满期待,简单的题没出怎么能放下心去搞别的题。

2012年杭州赛区对于我们队来说几乎是落幕之战,我和曹振海都准备退役考研,只有东哥还打算继续奋战一年。平心而论,这次比赛中东哥表现得非常出色,读题速度快、思维清晰、出数据也快。在之前的比赛中我就发现了他的优点,聪明!曹振海也说,如果他不打dota、lol,绝对是哈理工ACM组里最牛的队员。但在我看来,就算他打dota与lol,也依然是我们队伍里不可获取的一部分。ACM不只是算法的竞赛,算法只是一种实现方式,ACM的实质就是智力。没有智力依托,不会将题转换成算法所需要的形式,那么算法学得再高深也没用。只可惜东哥的价值只有我们这些和他合作过的人才感觉得到,希望在他接下来的ACM生涯中能有够他水平的人一起搭伙。

出了赛场,我们完全没有参与颁奖典礼的心情,连之前报名的围棋车轮战也不想去了。我们步行回了酒店,不想留在杭州理工看其他人欢呼雀跃。竞赛的本质说难听点就是人玩人,奖项的分量是由那些拿不到奖的人来对比体现的,越多人得不到它,它就显得越珍贵。在这次杭州站中,我们再次成为了分母,不过收获也不是完全没有。

竞赛经验非常宝贵,这宝贵之处在于它会提升一个队伍的自信。说实话,虽然我们输了很懊悔,但却不见得失掉了自信!为什么?因为在比赛中会慢慢发现不论所谓ACM强校实力几何,赛场中的大多数队伍的水平还是和我们差不多的,我们看到了多数人的水平和我们处在一个数量级上,就算是实力超强的清华,也有和我们水平差不离的队伍来参赛。假如再让我们重新开始一遍亚洲区,绝对不会再紧张了。

回到酒店,为了放松心情,我和东哥决定看《咒怨:白老妇》。铂宫酒店的网速那是不一般啊,2MB/S迅速下载完一步片子。不过这恐怖片给人感觉一般啊,人多一起看完全没感觉,不如前作舒坦。没过多久盛老师来电话,要求我们回学校食堂把晚餐吃了…。那学校食堂的饭,我们想都不愿意想了,不过还是去了,不吃岂不是便宜他们了,况且酒店附近没什么吃饭的地方,有也是消费不低的场合。

晚饭过后,我们回到酒店继续看电影,把电影传到U盘里,用酒店那支持USB播放的液晶电视来看《边境风云》。这可比咒怨强多了,至少让我们暂时忘却了比赛失利。右图是看电影时唐老师发过来的信息,希望我们能放下包袱。我从没告诉过他我有压力有包袱,我只在以前聊天时表态我们有信心拿奖。可能他见多了其他队伍比赛,料到了所有人都会有压力。说实话,看到这条信息,心里确实宽慰不少。

谈到老师,不由的说说我们的带队教练盛守国老师,每年他都要带队参加几次亚洲区。在东哥和曹振海的房间看完电影后,我回到我和盛老师的房间,准备睡觉前,我问了几个好奇了很久的问题。“您带队参加多少次亚洲区了?”,“每年都有那么几次,十几次了吧。”,“基本每次都看我们铩羽而归,您有什么感触没?”,“呵呵,早适应了,现在你们比赛我一点都不着急…”。去年上海赛区就是盛老师带我们去的,今年又是盛老师,这位平易近人酷爱钓鱼运动的老教师目睹了我步入ACM直至退出所经历的两场最重要的失利,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盛老师也跟我说,拿不到奖很正常,那些清华北大的,他们“营养”比你们好太多,没法比…

虽然今天经历了失利,不过还是可以在他人的宽慰中安然入睡的。

2012/11/5


这天我们决定去西湖游玩。所以早上起来吃完早餐,早早就开始收拾行李。

左图是东哥和曹振海在收拾行李。盛老师拒绝我们的盛情邀请,他怕自己腿脚慢,拖累了我们,在他的坚持下,我们只好三人去西湖。

鉴于西湖离城站火车站(杭州人这么称呼)很近,我们打算做K252先到火车站,再转车。由于身上没零钱,我们三人直接投了一张10元(价格是3元/人)进去。但是上了车,我们就都后悔了。车上人这个多啊!刚来酒店时坐的也是这路车,但是人非常少啊,不知为何今天人这么多。我们每个人都挎两个包,一个是来杭州时我们自己背的书包,另一个是杭州理工送与参赛队员的,送的包连个ACM的logo都没有,一点收藏价值都没。在车上,我们每个人都热得出汗。就这样,煎熬了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火车站。

我们把包寄存在了火车站,一个包5块,我们要轻装上阵。此时又遇到一个新问题,看着火车站前的站牌,发现没有公交能直达西湖,简直太意外了。因此我们打算打车去西湖的苏堤。问了一辆停在道边等客的出租车,副驾驶已经坐上一位乘客了,问去苏堤多少钱,司机回答三个人30块,你妹这么近的路也要意思张口要30,真当外地人很傻!又去找了辆看似靠谱外观较新的出租车,直接拦下,按正常程序打表去苏堤。司机问去南门还是北门,曹振海说哪个近去哪个,司机说那一定是南门。

路上沿途看风景,杭州确实古色古香。车上的广播也非常有意思,貌似有一个频道的主持人专门为车主伸张正义,实时接受车主的投诉,在广播里非常专业的打电话到各个4S店和公司,为车主打抱不平。这让我们感觉到了杭州开放的一面。到了地方,交了20块。阳光太足,晃得我看不清计价器,不过感觉这价差不多,也不晓得杭州的出租车有没有油补一类的说法。

到了苏堤,说实话,跟心里想想得有点落差。虽说到了西湖,却也感受不到空气中有丝毫的潮湿,这点甚至不如松花江,风出过来至少带点水的感觉。右图是东哥在苏堤的留影,他背后耸立的是雷峰塔。

我们顺着狭长的苏堤一路向北,遇到奇特景观就拍照留念。这里不得不再次感慨下杭州人做生意不踏实,太短见。在景区小卖铺,我们打算买几瓶饮料,无非就是可乐与绿茶一类而已,一个店员告诉我们5块一瓶。景区价格贵无所谓了,但等向店长结账时,直接说要6元一瓶。明显店长和店员没统一口径,这价格前后都不统一,给我直接感觉就是看人定价。这么做生意给人感觉很差。是不是以为自己在景区,人流量大,可以不用考虑什么回头客,能忽悠一个算一个?

记得去年上海赛区比完赛去外滩游玩,都说上海人小气,但看到外滩上统一的3元/瓶的可乐价格,你真说不出什么了。做生意短见要不得,这点杭州体现得不够大气。

右图是在苏堤上遇到的奇景之一,两颗树根在岸上,树干却直接插进水里。这才是真正的“二叉树”。

一路向北,我们到达了苏堤北门。差不多有两公里左右的路程。我们提议要去雷峰塔看看,这时我们不知,雷峰塔就在南门旁边,其实下车时可以先去雷峰塔再去南门的。我们沿着西湖外围走,打算走到雷峰塔。途中也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看见了一个挂着“收复钓鱼岛”条幅的自行车旅行者,自称从深圳来,打算一直骑车去北京,要去京城请愿。一位路人跟他说“我工作都没,顾不上什么钓鱼岛”,他回复“我这三月的工作就是骑车去北京”。

右图是我在西湖边上的留影,背景是苏堤,远处群山缭绕。继续向南走,我们遇见了盛老师!没错,是盛老师。拎着大包小裹,自己来西湖溜达。大家感觉都很巧,打了声招呼就又分开了。这时我们都忘了告诉盛老师,苏堤上有非常多钓鱼的人。盛老师来过西湖多次,但从没上过苏堤。后来盛老师从我们口中得知苏堤上有很多人钓鱼时,就开始埋怨我们为什么不告诉他。

左图是我在西湖边上排的一幅西湖地图,我们从图中的南湖出发步入苏堤,再到图中右边的苏小小墓处,一路向下,沿着湖边,打算一直走回雷峰塔,整个行程相当于绕西湖一大圈。

日光渐暗,到了黄昏,此时的西湖配上远处的小船,还真有了古代水墨画中的那种风情。下图是我用手机抓拍的黄昏的西湖,真实的景象比照片中要漂亮。远处的群山缭绕也给人无限的遐想。走累了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游戏,打开手机wifi,惊奇的发现了传说中的i-hangzhou。政府出资的免费wifi,这相当于市民福利啊。什么时候哈尔滨市政府也能有此觉悟就好了。

由于天色越来越昏暗,我们游览赏玩心情渐渐变为想尽快赶到目的地-雷峰塔。一行人越走越快,腿都酸了。其实我们也知道,雷峰塔其实也没啥好看的。累了就在路边歇歇,渴了就看看自动售货机里的饮料解馋…。下图是我拿电量坑爹的苹果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景区的自动售货机真高贵啊,矿泉水都三块。看来这杭州从官方到个体户都打算把西湖的价值榨干啊,你拿出免费wifi的十分之一诚意对待下游客也好啊。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雷峰塔,我们游玩的兴致也被消磨殆尽,手机也没电了。用曹振海的手机给每个人在雷峰塔门口留了张影,打算返回火车站。我们回到刚来西湖时下车的位置,走到对面,找到了一个公交站台,发现有一路名为Y2的公交线路可以直达火车站…为什么在火车站看不到这路车?

返回了火车站,我们先取了包,然后找到火车站旁的一家类似快餐店的餐馆,所有菜摆在门口,可以任意挑选组合,看起来不错。我问胖胖的老板娘“怎么收费?”,“你先说要哪些菜?”,“怎么卖得?”,“不同菜不同价!你先说要什么菜,不同菜放一起有15块、20块的。”,这尼玛还浮动价格,泼辣的老板娘连个固定价都不肯给,我怕不管选什么组合一起都是20块。只好要了个价钱固定的炒面对付一口。等到面来了,我们也都傻了,10块钱就你妹一小碟面。话说店黑不黑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但真被黑的时候还是得惊讶一下。我们吃完就在座位上休息了一个小时,我发现这饭馆尽管挨着人流量大的火车站,但也依然没几个人进来用餐。

休息完毕,我们去附近仓买买了些方便面,矿泉水。到了候车室,与盛老师成功会面。又过了几十分钟,我们步入了开往哈尔比的火车…杭州赛站,就此告终。